小鱼语文费尔教育初中资源网费尔教育论坛教育好网
  
首页 | 小学作文 | 初中作文 | 高中作文 | 英语作文 | 其它相关 | 公文频道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小学作文 > 四年级 > 写人作文
甜甜罚跪

费尔教育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时钟已指向十二点了,书房里甜甜还低头跪在搓衣板上哭泣。疼痛、屈辱、困乏交织着,可是她不克动,不敢动,没有父亲的许可,她是不克离开搓衣板的。而此时父亲就在旁边伏案疾书,好像已经遗忘了甜甜的存在,忘了女儿还在搓衣板上守候他的“特赫”。她只能守候,等父亲写作完毕,再聆听一番训话,才华从搓衣板站起……

  说起来,甜甜很想欠亨,父亲是一所大学的教授,也算是文化条理很高的人了,可是就是在教育孩子的要领上观念极其“落后”:他坚信“黄荆棍下出好人”,并一再声称自己就是由于爷爷当年的棍棒相加,才有今天的。于是他将这一方法又移植到了女儿甜甜身上,从她三岁开始就这样,如今甜甜已经十七岁了,正上高三,每每犯了错,却还是逃不外一顿屁股板子,外加几小时跪搓板的处罚。甜甜自幼便很淘气,经常挨打。现在大了,究竟懂事一些,父亲也不像幼时那样经常给她一顿教训了。但幼时的挨打不外只是象征性地恐吓恐吓罢了,可现在,一顿打便能让她循规蹈矩地乖上好久,究竟疼痛是刻骨铭心的。每次挨打时,她心里会恨透了父亲,甚至诅咒他,可是冷静后凭心想想,父亲每次打她都是不无原理的。好比,挨打的时间都市是在周五或周六的晚上,这样不会影响第二天的上课,不然到了教室坐都坐不下,岂不是被同学们笑话?这首先是给足了她面子。假如平时犯了较严重的错误,父亲只会记下来,到周末再“算总账”。再有,每次挨打所犯的错误必是父亲之前警告过她不许犯的,所谓“不知者不为过”。父亲也从不会由于甜甜的某次考试分数不好看而揍她一顿,但尽对会细细地观察她的学习态度,假如发觉偷懒、不认真的苗头,先是警告一番,假如不奏效,可是要板子上身了两个月前的暑假,甜甜只顾贪玩、看电视,没好好完成暑假作业,直到开学前几天才紧赶慢赶地偷偷补作业,有一天竟做到深夜两点趴在桌上睡着了。夜半父亲起来看见甜甜房间里的灯光还亮着,过往一看,发觉了甜甜在补暑假作业,而此前,甜甜却哄他说作业早做完了。父亲没有立即发怒,而是叫醒甜甜,让她先上床睡觉,第二天再写。比及甜甜把所有的作业都补完了,父亲和她“算账”了。“作业都补完了?”“嗯。”甜甜预料到肯定要挨打了,声音小得像蚊子。“真是希奇了,你两个星期前我问你,你作业不是做完了吗?天上又掉下一堆作业是吧?”“不、不是。”“那是什么?”“……”究竟这么大女孩子了,要让甜甜自己说出自己原来撒了谎还是有些委屈的。“不说,不好意思了?现在知道不好意思,看电视的时候干嘛往了,想哄我,哼,你还嫩了点!”“对、抱歉,我下次改了。”“下次,我说没说过撒谎有没有下次,由于撒谎打了你几多次?就是记不住!今天,要让你长长记性!往,拿家法来!”这家法,说来还是祖传的呢。是甜甜的曾祖父做私塾先生时用来处罚学生的一个戒方,甜甜的爷爷尝过它的厉害,甜甜的爸爸虽然也尝过,现在轮到甜甜了。家法是一块上好的竹木做的,约一尺长,三指宽,打在身上发出清脆的声音,皮肉发麻而不伤及筋骨,十分结实。甜甜知道此时更多的辩解只能换来爸爸加倍的恼怒,便乖乖地往她房间的床头上方取下了家法。父亲不许甜甜的房间贴些什么诸如周杰伦、F4的海报,斥之为“污七八糟”的东西,而是将家法置于甜甜的床头,无非是警示甜甜不许堕落。爸爸已经在书房等着了,甜甜把家法递给爸爸,带着哭腔说:“爸爸,我下次再也不了。”“我早说了,没有下次,现在知道怕,晚了!不要我多说,沙发上趴好!”甜甜知道请求也没用,每次爸爸决意要打她时,没有一次逃失了的。只得乖乖地趴在沙发的扶手上。真的都记不清在这里挨了几多次打了。爸爸走过来,掀开甜甜的睡裙,一把扯下小内裤,甜甜已经开始哭泣了。在甜甜小的时候,爸爸经常是把她摁在膝上,用手照着光屁股一阵好打。现在甜甜大了,当爸爸决意要用家法给她以教训时,便命她自己趴在沙发的扶手上,但照旧是打光屁股,甜甜曾向爸爸要求过可不可以穿着裤子挨打,哪怕是内裤也行,这么大了,打光屁股究竟还是很丢人的。爸爸没有同意,说当爹的教训女儿有什么丢人的,不打光屁股怎么能让你记得住?哭泣中,爸爸的板子已下来了,只是一味地打,并不说一句话,爸爸以为挨打的时候主要是要让甜甜记住疼痛,这时说的话她往往应应得好可一句也记不住。训话是挨完打后的环节。甜甜也只是小声地哭,并不敢大声地嚎,她怕邻居们闻声,楼下还住着同班的男生呢。至于打几多下,完全视爸爸的决定,虽然也主要是由甜甜犯的错误水平了。好比撒谎是最严重的错误,爸爸肯定会打得更重,并且适才爸爸说过要让甜甜长长记性的。这顿打必轻不了。屋子里只有甜甜轻轻的哭声和家法一下下“啪啪啪”的声音,屁股已经红肿了,爸爸却好像没有停止的意思。甜甜受不了请求道:“爸爸,饶了我吧,我包管听话、好、好学习。”爸爸仍一下一下地让板子连续落下,说了一句:“我今天非让你记住了!”甜甜的屁股扭动着,却丝尽不克减轻任何疼痛,板子一下下地正确无误地打在屁股上,整个屁股都是通红的,有些地方还渗着血点。“啪、啪、啪、啪”,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,爸爸停止了。甜甜艰难地站起身,揉着红肿的屁股,将已滑落在脚跟的内裤提起。她知道下一个环节也欠好过――那就是罚跪。书房的沙发后有一个搓衣板,每次挨完打,甜甜都被命令跪在上面反省。罚跪的时间也是由爸爸而定,假如爸爸觉得甜甜受打、认错的态度较好,可能跪上一个小时就能起来了,认完错,便该干什么干什么往了。可假如甜甜一犯犟,就说禁绝了,打的重不说,跪上三五个小时也是有过的,还要写包管,总之――爸爸的原则是:要让甜甜挨打挨得心服口服。就在甜甜揉屁股的时候,爸爸已从沙发后取出搓衣板,放在地上,指了指对甜甜说:“老规矩啊,自己想清楚了。想清楚了写包管,开学就高三了,你计划怎样度过。”甜甜乖乖地跪在了搓衣板上,脑子里乱乱的,爸爸照例打开台灯开始工作,爸爸是个勤奋的人,他自称是被爷爷打出来的,他说曾经逃课被爷爷打得五天不克挨凳子,还半开玩笑地对甜甜说:“还没这么打过你呢。”或许,爸爸也想用这种方法让天生淘气的甜甜不再懒惰。厨房里,妈妈正在做饭,并在偷偷地拭着眼泪。“打在儿身,痛在娘心”,每次甜甜挨打,妈妈都难过得要命,但她尽不会阻拦,由于要维护作父亲的威严。这一点,甜甜的爸爸很谢谢。每次打过甜甜之后,晚上两人亲昵时,他都要软语温存地慰藉老婆一番:“我这么也是为她好,你看你把她惯的,要是不管,变坏了怎么办,我们还指着她前程呢!别难过了,下次轻点打还不可啊!”妈妈照例转悲为喜,实在原理她何尝又不懂。时钟已过往一个小时了,妈妈走过来对在爸爸耳边小声说:“饭快好了,也差未几了,叫她起来吧。”转身出往了。爸爸才放下了手中的工作,转过身,问低头跪在搓衣板上的甜甜:“怎么样,想清楚了没有?错在哪里?今天该不该挨打?”这是每次结束处罚时,爸爸必问的几个题目,他要让甜甜心服口服。这时甜甜已不再哭泣,她明白此时只有尽对的遵从,才华早些站起身,结束这痛苦的处罚。“想清楚了。暑假不该贪玩不造作业,不该撒谎,、骗您说做完了作业。该挨打。”“那好,先起来,吃完了饭,写个包管,马上高三了,再这么稀里糊涂地下往,有你好看。”甜甜终于获了“特赫令”,她艰难地站起来,揉揉膝盖,又揉揉屁股,乘爸爸先出往的间隙,她偷偷撩开内裤看了看自己的屁股,吓了一跳,红肿了半指高,渗着血点,打得真狠哪!可她不敢吱声,静静地来到饭桌前,虽然是大夏天,爸爸却在她的凳子上放了一个软软的海绵垫,好让她坐下。这份温存让甜甜不像适才挨打罚跪时那样怨恨爸爸了。用饭时,爸爸还不住地给甜甜夹菜,今天的菜全都是甜甜最爱吃的,这也是不挨打时很难得到的报酬。用饭的时候,气氛有些凝重,究竟适才产生了不愉快的事情,大家都只顾夹菜、用饭,而不说话。好轻易一顿饭吃完,甜甜自觉地来到房间,写包管。实在这些东西以前也都包管过,无非是专心学习,端正学习态度、不贪玩、一心应对高考,要上个好大学等等。写完,甜甜来到爸爸的书房,将包管交给爸爸审阅。爸爸看后还算满足,却一定要甜甜加上一条:“我包管做到以上几点,如有违反,由爸爸任意处罚。”爸爸并让甜甜一式两份,一份贴在甜甜床头的家法旁,一份贴在甜甜挨打的沙发旁。甜甜乖乖地照做了。过了两天,便开学了,那顿打让甜甜变得循规蹈矩了很多,天天定时上下学、做作业,成绩也有了很大的上进。甜甜本就天资聪颖,一不学习,成绩会一下子到班里二十名以后,可一用功,一定是前五名。果然,在两个月后的月考中,甜甜第四。当她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爸爸时,爸爸摸了摸她的额头,怜爱地说:“乖女儿,好好学,考个好学校,也给爸爸争口气。”可是没多久,甜甜终于又一次肇事了。那是个星期五的晚上,本是数学晚自习,可学校忽然停电了,老师就放了假,让同学们回家往自习。甜甜正骑车往家走,半途碰上了顺道的青青,两人一起骑着,忽然,途经影戏院,正放映《黑客帝国2》,甜甜一个动机一闪:往看一部影戏,结束时正好不是下晚自习的时间么。于是她拉上青青,冲进了影戏院。影戏太精彩了,甜甜几乎忘了一切,陶醉到其中。等她满心欢喜地从影戏院出来时,一路兴奋地和青青讨论着影片的细节,竟然没有留意到地上是湿的。而爸爸,已经知道她放学没有直接回家了。原来,甜甜刚进影戏院就下起了阵雨,爸爸连忙往学校给甜甜送伞,可到了学校,发觉学校漆黑一片。一问,才知道全校都放学了,而甜甜却不见踪影。爸爸急得四处找她,给老师打电话,老师也不知道,只知道已经放学了,并报告爸爸说,甜甜最近又有些不完成作业的情况。爸爸现在已顾不得那么多了,他又穿上雨衣,往找甜甜。忽然,他在影戏院门口发觉了甜甜的自行车,他一下全明白了。于是又转身回家了。九点半,甜甜“准时”回到家,爸爸还在工作,装作什么都没产生似的问甜甜:“放学了啊。”“嗯。放学了,今天没作业”甜甜甚至还陶醉在影片的喜悦中。“哦,是吗,没作业,今天是什么晚自习呢,怎么没作业?”“数学,今天晚上考试,老师收了卷子就走了,也没留作业。”甜甜还一套一套的。她不知,狂风雨就要来了。

  甜甜转身往了自己房间,换上睡衣,爸爸过来了,轻声说:“到我书房里来一下。”甜甜还不知产生了什么,乐颠颠地就往了。爸爸坐在椅子上,忽然问道:“我再问你一遍,今天晚上上了晚自习没有?”甜甜莫名其妙,她觉得自己的行动周密无漏,于是仍坚持道:“上了啊,数学晚自习。”爸爸见她还死不认账,无名火直往上窜,可是还是强忍着,装作不经意地说:“刚才下雨了,我往学校给你送伞。”“啊?”甜甜做梦也没想到,偏偏今晚,爸爸往了学校,她无法掩饰她的慌张。

  “哼,啊什么,老老实实,把今天停电后往哪了一五一十地说一遍。”甜甜一下子尽看了,“真是天不助我”。只好一五一十地交待了。“途经影戏院,看到正放映《黑客帝国2》,就和青青一起往了。”“就这么简单?”“就这么简单,是真的。”“那你说说怎么算计我的?”

  “没、没算计,就想着看完影戏恰好到下晚自习的时间。”“老师说你最近又不完成作业,是不是?”“是、是,有两次”“为什么不完成?”“那些题我都会做。”“会做,会做就可以不做?老师的作业,可以不做吗?考了个第四,不得了了是吧?”“原来就会做嘛,最讨厌题海战术。”甜甜嘟囔着,她很恼怒老师竟然找爸爸起诉。“你不写作业还有理了是吧!离上次打你才有多久?打得轻了是吧?包管书怎么写的?自己说怎么办?”爸爸忽然厉声吼道。甜甜不敢吱声,也不肯吱声,自己说怎么办,能怎么办,挨打呗,包管书上写得清清楚楚。低着头时,爸爸已抽屉里拿出家法,原来,在甜甜还没回来时,爸爸就决意要教训她一顿了。甜甜开始哭了。边哭边脱下裤子,趴到沙发上,还是照例,父亲痛揍了她三十多下光屁股。再后来,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。

 

    荷花庄小学四年级:骆传莲


甜甜罚跪来自费尔教育。 点这里回到顶部

上一篇: 自我介绍

下一篇:一张“产品”说明书
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    您的支持是我们的动力!
正在载入,请稍候……
最新文章
| 关于本站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站长邮箱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联系我们 |